【月租十萬白做】搞電競中心誤墜法網 模擬賽車老闆:差人扮完客拉人封舖

政府早前表示,將以「以史無前例的力度投入創科」,更動用一億元帶頭推動電競產業發展,「正正是認同電競在本港的發展前景」。但《蘋果》就發現,有本地電競公司在商業中心開設電競訓練中心,因種種政策問題無法正常經營,更有創辦人因而留案底,「受到史無前例力度打壓」。負責人力斥政策令業界無所適從,打算放棄香港市場:「啲差人嚟扮客嚟玩,玩完之後就話我哋係無牌遊戲機中心,拉人封舖!」

研發及推廣專業級別賽車模擬器軟件的初創企業Godzpeed賽事總監Tristan就指,公司於2016年正式成立,主要在香港、台灣及澳門發展模擬賽車培訓,以及於中國舉行賽車電競比賽,算是業界的先鋒。Tristan在賽車界逾十年,早年主要與國外車廠合作為主,他就想將營運模式帶到香港,他亦言推出時政府亦未有就電競行業有任何措施:「我哋自己去創作軟件,地方唔需要好多,適合喺香港搞。」

Tristan與友人首先在工廈開設電競訓練中心:「我哋1,800呎放10部機,想做專業駕駛培訓,定時都有職業賽車手嚟練習,仲設有課程,合格就可以推薦佢哋去真實賽道比賽。」但甫開業3個月,就有警察「放蛇」被指為無牌經營,之後更有創辦人留案底:「佢係俾機電工程署告,因為有部D-Box(動感座椅)嘅座位係要攞機電署嘅牌,先可以作商業用,但其實D-Box係唔會俾機會你去申請牌照,因為果啲係商業機密。」

Godzpeed賽事總監 Tristan向《蘋果》怒斥打算放棄香港市場:「啲差人嚟扮客嚟玩,玩完之後就話我哋係無牌遊戲機中心,拉人封舖!」

雖然涉事的動感座椅已移走,亦再用8個月時間準備,由工廈搬到銅鑼灣商廈開訓練中心,更申請了網吧牌,但「無牌經營」情況沒有改善。他解釋,因中心設電競軚盤,被當局指為「遊戲機」,「我哋解釋過個系統要用電腦、滑鼠同鍵盤操作,但局方話個樣似遊戲機,拎咗網吧牌都唔合法。」公司亦曾嘗試申請會所牌,「但民政事務總署嚟到,見到就話我哋係遊戲機,唔合乎會所牌資格,俾晒證明佢哋睇,但佢哋覆『我覺得你哋嗰啲係遊戲機就係!』,點都申請唔到。」Tristan無奈地說。

開業第一天,更懷疑因有競爭對手投訴,第一天已經有警察上門「查牌」:「佢哋嚟到都話唔係想打壓同針對我哋,但裝置同傳統滑鼠鍵盤唔一樣,就會觸犯香港遊戲機中心條例,要拎遊戲機中心牌。」他認為,公司是模擬賽車培訓中心,「因為我哋裝置同傳統滑鼠鍵盤唔一樣,就俾執行部門誤會咗我哋!點解Playstation、XBOX就可以話係電競?我哋搞好多少年培訓班,當中好多都係12,3歲,但遊戲機中心就分成人同兒童牌,有時段限制,同埋(遊戲機中心)對我哋形象都唔好。最重要係我哋同遊戲機中心嘅構念係差好遠!」

他續指,公司到目前為止,兩、三個月就會有牌照科人員「上嚟了解吓」,「宣傳多少少就會嚟,我哋已經試過好多方法,好似同立法會反映,希望有關當局可以提供一個比較清晰嘅指引,點解有網吧牌,但用電腦嚟訓練賽車就覺得我哋似遊戲機。」公司曾諮詢律師意見「佢哋都話無案例,電競場地要拎遊戲機中心牌,全部都係網吧牌。」早前Godzpeed獲選成為聯合國世界信息峰會《中國賽區》優勝者,類別為「教育及培訓產品」,但都難以說服政府裝置的不是「遊戲機」。

Tristan亦指,因牌照問題,令公司收入來源大減,現時單靠融資及贊助難以長期發展:「之前有一個好大嘅收入來源都係開放給公眾去試玩,加上發展軟件需要收集用家數據,依家就比較困難。」而行內亦只好「以私人方式,偷偷咁做。」現時銅鑼灣舖租10萬左右,「幾乎白蝕」,現正考慮專注香港以外的市場:「依家香港法例問題,我哋喺其他地區發展容易好多,惟有專注同歐美同東南亞嗰邊合作。」

《蘋果》就事件分別向民政事務總署及創科局反映,民政事務總署指,經營模擬賽車訓練中心是否需要申領遊戲機中心牌照,須視乎有關活動的舉辦形式或場地的營運模式。總署轄下的牌照事務處負責執行《遊戲機中心條例》訂明的牌照簽發工作,而警務處則負責執法行動及檢控工作。如牌照處收到有關無牌經營遊戲機中心的投訴,會轉交警務處調查及跟進。

創科局則回應,考量個別場地是否遊戲機中心抑或電競場地,視乎該場地的實際營運情況、涉及的遊戲類別、比賽或活動的模式等,不可一概而論。為了讓電競場地營運者更清楚有關牌照的範圍和規定,創新及科技局正聯同民政事務局和相關部門,制訂一套有關電競場地的指引,協助營運者了解和申領所需牌照,並於2019年首季公布。

亞洲周邊地區方面,台灣極限電競執行長周秉毅表示,台灣很多場地都有提供模擬賽車電競,到目前為止尚未被取締違法。只要有營業許可都能做營業使用。

原文:按此

Leave a Reply

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.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*